Saturday, 19 July 2008

突然
我很想写信

旧款渴色的纸
渴色的信封
邮票上盖了若隐若现的印章
受信人收到手里
那种雀跃的感觉
是电邮无法能及的

人类还会继续写信吗?

10 comments:

May Chew said...

我印象中,好像没寄过一封信喔!以前中学就有传过情信..

Eunice said...

親筆寫的信應該會越來越少,但不會消失.
彌爾珍貴!^.^

LeMontEA said...

伊姐,請發電郵給我你的地址,我親手寫信給你,嘻嘻。雖然我的字體不怎麽好看。。。

沈伊 said...

May:开始想想写封信,怎样?

Eunice:彌爾珍貴!!对!!我常把信都收起来珍藏.

LeMontEA :真的??我怕我不会回信!!哈~ 不啦,多好好利用你的时间快快把书读完吧!:)

ejuly said...

不如你来写信给我,哈哈哈!
我也好久没收信了。

LeMontEA said...

現在還好,忙的時候是10尾才開始,尤其我是個懶惰的学生:P

本来要寫封‘情書’給你,表達我對你的情感,既然伊姐不要,那我只好将它深埋在我内心深処,永遠不譲伊姐知!

哇哈哈。。。

海市蜃樓 said...

我也很久沒有拿起筆寫信了,都怪這發達的科技,把最原始最基本的東西逐漸遺棄了。

沈伊 said...

ejuly:你也要写信给我?

LeMontEA :你不要常常吓我啦!

海市蜃樓:想想下次你要写信给谁?

海市蜃樓 said...

給自己的情書

沈伊 said...

哇噻...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