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26 October 2008

我的丈夫

对了,今天写我的丈夫
印象中我好像都没有称呼过我的honey为丈夫
与人提起时都叫他 ‘熊仔(唸广东话)熊仔,他什么什么的。。。’
熊仔,是因为他的名字有一个红,像似熊。
且他体型也不小,还提个未发富的小肚腩,像及了熊仔。
只是我的这熊仔不发恶,还挺好抱的。
晚上上床时他理所当然的变成了我的抱抱枕。
上两次回老家,有整个星期都没好睡,总认为是因为时差,
但妈说是因为我的抱抱枕不在。

我的丈夫不高,只高我小半个头
但我不明白的是,让我怎样穿高跟鞋也只是跟他平起平坐。
让他可以经常吻到我的额头

他不说中文,但略懂广东话,可是不会说。
你千万不可以以为他不很懂,就在他面前说他什么什么的。
有次我叫一位朋友的小侄女称呼他‘肥肥Uncle' , 他当场就扁起了嘴。

他的心胸很宽畅,不懂是因为男人天生的不苟小节
还是因为他小时候给医生动了手术,心给打得开开的,那疤痕还在呢!
就在他左胸边,沿着肋骨最下排,开到他背部的中间。

他有时是我的大儿子,我更常是他的女儿
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。风风雨雨都是我要的吻吻抱抱啦。。。
他才没那么傻,给你一张复卡,让你乱签。
但有时救急,你要的几百磅,他也不会小气到会向你要回。

他当然也有我不喜欢的地方,经常要我收拾他留下的手尾。
刚开始我们相处时,我真的很怕他进厨房,
他出来我进去时,我肯定会昏一昏,然后嘴里叽哩咕噜,洗上半小时。
但大战的结果却很挺不错的。
我爱他的西方橱艺,刚好补上了只会东方食谱的我。
也就是说,他弄乱,我收拾。nngggrrrr.....

他不是我的保镖,有什么事时,可能我比他还要凶狠。
但他肯定是我的司机,载我到处去。
所以到今天我都还不很想去考车牌,不是我不会驾车,
如我爸说,自己可以驾了,司机就没了。
但有样东西我很肯定的是,他会一直很爱我。

我的熊仔,我的丈夫,我的抱抱枕!
万岁!!

12 comments:

May Chew said...

哟!很lam啦!

沈伊 said...

你手脚真的很快叻!!!

美麗師奶 said...

真好~~我兩天沒抱我的抱枕了啦~~

沈伊 said...

美麗師奶:为什么没抱啦?他出差了?

Eunice said...

他還身兼暖爐咧~ ^.^

沈伊 said...

Eunice: 对hor..忘了.hehe..你好吗?很久没见到你了.:)

梦想罐头 said...

嘻嘻,看照片都知道他肯定是你的抱抱啦.我不喜欢有人抱着我睡,好像很难呼吸的.有时儿子抱着我我会让他抱一会就闪开.我比较喜欢抱包枕睡.王爷的手很重有时会感到被某些大铁压着式很承重根本不能睡...

森林 said...

看來你這篇文章要改標題了~

沈伊 said...

梦想罐头:hmm..那你压他咯..嘻...

森林:怎样改?改什么?

森林 said...

抱抱枕比較具話題性,改成“熊仔的抱抱枕”。。。
哈,開玩笑~

潇洒走一回(少俊) said...

haha.. 很lam...哪个lam~~

沈伊 said...

'熊仔的抱抱枕'不就是我咯? :P

潇洒走一回(少俊): 是CHI LAM 还是Sally 的那个LAM? 你说过的爱乌及屋叻!:P